四点—佐钰

当一切都被消去后
如火焰般燃烧的记忆
被席卷后的残骸惨不忍睹
一切都好像停滞了
时间也好,空间也好,
什么都没有了
空墟
不知他们在做什么,现在好吗
也许,后来一切都好

重生
是在一切都燃烧殆尽之后的废墟上盛开的花
我啊
带着那洗净铅华后才可能燃起的锐气

在一切都被消去之后
面向黎明

 
Remnants Of An Angel Jacoo

存档灵魂:

访——夜间,田野走进了我的房间。展开他那绿色的手臂,鸟儿在腕间啼啭,叶儿也随之翩翩。大海坐在我的身边,地板上还铺展着他那洁白的尾浪。寂静之中,长起了音乐之树,树上挂满各种美妙的语言......我的前额本是洞穴,其中居住着一束闪电……思绪任性翱翔。


【墨西哥】帕斯


穿过枯燥无味砖石垒垒的城市
夜间,田野走进了我的房间。
展开他那绿色的手臂,鸟儿在腕间啼啭,
叶儿也随之翩翩。

他的手中握着一条河流,
田野的上空也随之进入房间
携着一篮刚刚摘下的珠宝——星辰。

大海坐在我的身边
地板上还铺展着他那洁白的尾浪。

寂静之中,长起了音乐之树
树上挂满各种美妙的语言
闪闪发光,成熟、蒂落。

我的前额本是洞穴,其中居住着一束闪电……
思绪任性翱翔。

告诉我,田野远道来访可是事实?
抑或是田野你在作梦,梦见来到我的身边?


陈光孚 译  《春风译丛》1985.1.


  1. susan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
  2. du ruiqing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
  3. 曰——书籍上的亡命徒啊,给我唱首歌吧。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音乐  到 四点—佐钰